“博”览——众看读博

编辑:朱畅(哈尔滨工业大学)

  之所以会选择读博,是源于儿时的一个梦想。不,与其说是梦想,不如说是脑海中的一个情景:夏日的午后,凉风习习,一条林荫小路的尽头处,茂密的树阴下,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端坐在一条长椅上。老者鼻子上架着常识渊博的外在特征——眼镜,右手捧着一本厚如辞海的大部头,左手指着书中的文字,口中不时地向周围的三五个学生喃喃地说着什么,学生们聚精会神地听着,偶尔会提几个问题,或者会心地笑着,气氛凝重而不失活泼。这一想法,随着我升入大学,逐渐被淡忘。大学里,我有着快乐的时光,不再去做儿时的梦。直到有一天,我厌倦了生活中尔虞我诈,不堪于过多的责任与重负,我又想起了曾经心中的梦。儿时对未来的憧憬和计划中自然不会有如今这个年龄段要考虑的票子、房子、车子、女子,那里所有的只是一个孩子不包含物欲的精神寄托。于是,读博成了我为自己儿时梦想努力的途径,成了我在喧嚣的现代社会所找到的精神后花园。

  ——Dr. Candidate

 

  “读博”于我,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赚来的一个机会。从当初压根不想读到后来为了考博士在别人都忙于找工作的时候却躲进教室看书,我简单谈谈这样一个思想转变的过程。

  开始不想读博士是有些高估了硕士期间吸纳常识的能力,待到一年过去,我发现自己所学根本不足以让我获得一份自己所希望的职位,于是开始考虑读博士。我从来就不是个“闭门造车”的人。在这期间很多朋友也跟我说,去社会上干个一两年之后会发现学到的东西更多,但我仔细权衡之后觉得: 一走入社会,自己的工作导向就定了,对于没有涉足过的技术领域就很难再走进去。于是,人生角色也就定型了。我把这视为一种人生的停滞。所以,决定留在学校,起码能一直学一些自己想学的东西。

  我做这样一个选择也是有些迁就自己性格的原因在里面。我喜欢“自由”,对于“朝九晚五”,或者“八小时”、“三班倒”,从来就有种畏惧。在大学里,时间总归自己支配。另外,博士毕业以后所开始的工作岗位,也不会那么受制于“员工纪律”。

  我对自己选择的实验室有很深的感情,所以,不舍得老师,不舍得走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家里不等我挣钱养家,也支撑我的选择,那就留下读吧。也算是逼自己再进一层的动力。

  ——Into The Rain

 

  我曾经列出长长一列读博的理由与不读博的理由,理智的分析,妄图找到答案。但整整一年的时间,我都没有得到满意的解答。而当我不得不做出决定的时候,我发现之前所作的一切思考都是徒劳的,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战胜一颗年轻的心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和一展身手的欲望,除了另一颗更年轻的心。

  ——Somebody

 

  生活在现实里,匆忙中抬头看一下自己的未来,又是一个人生的岔路口。做了二十几年的梦,还没有憧憬过博士生的生活,如同曾经没有梦到过满世界的冰天雪地,而当自己真正站在哈尔滨的银白世界里才有些不知所措。

  几千里外的父亲还在数着正在扬花的庄稼,弟弟今年高三,面对一个已经创造了奇迹的家庭,更多的负担在我的肩上,尽管老父一再地规劝,自己的梦想由我自己来决定,但流淌着双亲血液的躯体已经在开头一刻做出了选择。

  “飘洒血泪在故乡找到逃脱方向,遥望我的天堂听到是谁在讲,带着忏悔飘荡看到坚强在生长,内心变成天堂永远对我呼唤,回来,回来……”

  ——Myself

 

  博士?!如果我是有追求理想抱负层次地位能力工作学术等要求的男人,或许坚定的回答:会!但我却是女人……这辈子脱离不开尘世,也就必定免不了世俗的眼光。拥有灿烂各异的生活是美好的,享受灭绝师太的距离是恐怖的。追求不比谁人少,但读博在我看来并不算是一条善待自己的道路。眼看着女博士老师除了职称之外在我眼中的不足幸福,眼看着男博士师兄除了学术之外在我面前的呆板木讷,听着满脸皱纹的老博士客观的、比较犀利的分析和诚意的劝阻,很想无奈地辩驳:我没说要读啊……如果哪一天神对我说:硕不够用了只有读博了!我想说:神啊!你救救我吧!

  ——VivianBaby

 

  妈妈想让我读博士,她说她不指望我一个女孩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业。读个博士,在大学当个老师挺好的,有一段时间我以此来搪塞我的朋友们。终于有一天,一个朋友问我:“不要总提你妈妈的想法,你自己想没想过你要怎么生活?”我当时就愣了,没有人能代替我选择,我无法决定我未来的日子的模样,但我还拥有选择的权力。由此我想到了一段话:有一位老人坐在一个路口边休息,看到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他对年轻人说:“年轻人,不要走前面那条路,那条路荆棘密布”,年轻人说:“你怎么知道?”“我走过那条路!”年轻人看了看老人,“既然你能走过来,那么我也能!”年轻人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那条路,他发现这是一条他走过最难走的路,他千辛万苦,在冷风中看到自己变得褶皱的手,在湖水中看到自己头发花白的倒影,当他终于走到这条路的尽头的时候,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背着行囊的年轻人,他不假思索的伸出了手拦住他,对他说:“年轻人,不要走前面那条路,那条路荆棘密布”……

  ——River

关于大家 | About Us | 网站概况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钱柜娱乐平台钱柜娱乐官方网站发展中心(全国钱柜娱乐官方网站数据中心)     技术支撑: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