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体验——我的博士学位故事

编辑:刘辰诞(河南大学)
我年近半百忽然间老夫聊发少年狂,毅然打点行装读博去了。老母反对,觉得我在师院肯定是混得不好,于是对我上学一事讳莫如深,对邻居坚称我儿到省里上党校了。妻儿反对,认为我一定是酒喝多了神经出了问题。甚至知识圈里的一些朋友对我的范进之举也甚感惊诧,连呼“奇人”。
对我读博“壮举”的消极反应说真的我并不感到特别意外,论收入我已经小康,论职称我已是“老教授”了,仕途上官居“正处”,名声上我在师院算得上名人。从功利角度考量有无博士学位对我确已无大的实用价值。然而但凡做事总要有动机,我思来想去,觉得马克思主义实在伟大,它不仅放之四海而皆准,放之我考博的思想活动也是皆准的。比如马克思主义认为,物质对于意识是独立的,根源性的,意识对于物质是依赖性的,派生性的,意识是物质的反映,而反映是不能同被反映的对象相脱离的。我的动机或曰意识想来也是对物质世界的反映,现实中无论你职称多高成果多少似乎都不能说明什么,只有博士学位才是硬通货,可以使你获得一定的物质利益比如补贴,可以作为加官晋爵的一个筹码,可以享受较为宽敞的住房和有别于人的待遇等等。加官之于我非不欲也而是绝无可能了,但补贴和住房还是绝对要得的。马克思主义又认为,辩证的思维表现为概念判断推理的内在矛盾运动联系发展和转化以及新思维形式代替旧思维形式的辩证运动,年轻时我也曾经有过读博的念头,但那时学位的重要性远不及最近两年,且我自己很不自量地以为系里教学科研学科建设离开我天似乎就会塌下来。近年来学位日益重要,博士学位的意义远非昔日所能比,原有的为数不多的博士们或奔前途奔高薪奔博导奔学术决然离去,偏偏各类评估的表格中死死缠住博士数目不放,我身为系主任填表时博士一栏总是付缺终觉脸上无光,于是我的新思维由量变到质变最终代替了旧思维形式,于是冲破亲情障碍顺乎历史潮流去攻读博士学位便成了我今生最重大最正确的决策。
我听说过读博苦但我不知道如此之苦。学生生活之不便对一个半百之人不会没有冲击,但我毕竟扛过锄头下过煤矿,生活之苦算不了苦,苦的是一本本洋人用洋文写的经典理论著作你一个星期要读两本,少则六七百页多则逾千,读完即向导师谈读书心得,谈完再读,从历史比较语言学到结构主义到转换生成理论到功能主义,从索绪尔到布龙菲尔德到德立达到乔姆斯基到弗洛伊德到胡塞尔,从哲学到逻辑学到阐释学到离散数学,读得你天翻地覆天昏地暗血压增高心跳加快。要命的是我不喜欢这些,我喜欢生活喜欢娱乐喜欢工作,喜欢诗词喜欢小说喜欢形象思维,可是我的最爱离我现在的目标相去太远。我想用曾给我带来荣誉带来光环的社科项目作为将来的博士论文,既可以轻松一些又可以应付国家社科办的检查,但据说该项目的研究方法是归纳方法而非演绎方法不适于我目前的方向,这意味着我必须中断我的项目研究先奔博士学位,我不知道该如何向社科办交代。你如何交代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目前必须学会研究“小李打碎了他四个杯子”中的“他”为什么不指小李自己而只能是别人,你要从c-统制理论从约束理论从认知理论含意化理论谓元理论证明如果“他”要指小李就必须在“他”后边加上“自己的”三个字。天哪,我不知道三年以后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这就是知识,我觉得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有知识了,我在交代读博动机时已不再直说我如何如何,而是先交代某理论如何如何引导我如何如何了。我信奉科学,我也认为无论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的研究都要有科学的系统的方法,但我不赞成为着功利的目的去削足适履为方法而方法为所谓的知识而方法而无视实际工作的需要。我对唯博士是尊的潮流以及我国目前的博士培养方向与方法表示质疑,但,我人微言轻。
萨特认为:外部世界是自在的存在,人的意识是自为的存在,自在的存在是一片混沌是一个巨大的虚无,没有原因没有目的没有必然性,只有自为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人之初是空无所有的,只有后来,人要变成某种东西,于是人就按照自己的意志造就他自身。我不是萨特主义者,因而我不认为我可以按照我的意志造就我自身,我是马克思主义者,我相信存在决定意识。今天社会需要博士我去读博士,明天假如流行上山下乡我说不定也会是一个积极的响应者,我并非爱跟风的人,但我毕竟生活在一个经过两千年儒家学问熏陶过的氛围之中。我曾读过一段关于英若诚的轶事,讲他在六十年代买了一辆旧摩托,人家告诉他别看车旧,仍然可以跑五十迈,为了验证,他找一块空地试验,油门加到三十迈时车身已开始乱颤,四十迈时车已上窜下跳,大家劝他别试了,他却继续加大油门,刹那间车体散架,他被弹了出去,肋骨断了两根,脑震荡昏迷了三天,他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我摔出去的时候,速度绝对达到了五十迈。我欣赏英若诚这种性格,他验证的虽然不是科学假说,但大家有理由相信,他是一个固执的人,而科学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我的考博,似乎也有那么点好奇,想看看我这个应知天命之人是否能与天命一争,想看看那座围城中究竟有什么迷人的风光。
读博本是一件平常的事,但是每当那些年轻的研究生一听说我是在读博士竟连称”老专家老专家”时,每当一些熟人称赞我“真勇敢”时,我心中竟涌出一种风潇潇兮易水寒的体验,偏偏我又是性情中人,总想把这种体验倾诉出来。但我也总是相信,读书和教书一样是一项事业,一项壮丽的事业。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编辑概况:
刘辰诞,男,1953年1月生,河南省西平县人,河南大学2006届博士毕业生;现任河南大学外语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认知语言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主要研究方向为篇章语言学、认知语言学。

关于大家 | About Us | 网站概况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钱柜娱乐平台钱柜娱乐官方网站发展中心(全国钱柜娱乐官方网站数据中心)     技术支撑: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