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此间

编辑:钟爱民;摘自《中国研究生》2007年第5期

    黄岩谊,1997年于北京大学化学学院获得理学学士,2002获北京大学理学博士,2002~2005年于加州理工学院应用物理系做博士后,2005~2006年于斯坦福大学生物工程系做博士后。曾获全国化学竞赛暨冬令营一等奖(1993年),北京大学三好学生标兵(1995年),北京市三好学生(1995年),北京大学五四青年科学奖一等奖(1995年,1997年),北京地区优秀毕业生(1997年),北京大学研究生学术十杰(1999年),中国大学生“五四”奖学金及建昊杯(2000年),北京市化学会优秀论文一等奖(2001年),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优秀论文一等奖(2001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第四完成人)(2003年)等奖项。2004年入选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我是1993年保送到北京大学化学学院的,因为获得了全国化学竞赛一等奖,那年我高二,所以确切地说,我没有高中文凭,呵呵。本科嘛,顺顺当当,学业和学生工作都完成得不错,也得了一些奖,然后就成了黄春辉老师的博士生。

我的博士论文题目当然是导师黄先生选的,但具体怎么做,就得靠我自己去琢磨了,因为这和黄先生以前的研究差别比较大,比较偏向于物理化学。我97年入学,读博士一年多的时间后,基于我的实验数据,已经发表了几篇文章,其中有一篇发在《先进材料》。黄先生看到这种情况,说我毕业应该没有问题了,要给我一个难一点的题目,问我愿不愿意去做。我说我愿意试一下。
可能我那时也没想到这个课题会这么难吧。从99年到02年我毕业的时候,我发表文章的数量倒不少,但没有以第一编辑发表过一篇文章,都是别人的工作,我只是作为一个合编辑帮忙而已。我自己研究课题的文章,是在我参加博士论文答辩之后,整理出三篇文章,投给美国化学会的《物理化学》杂志,并且要求他们同时评审,最后文章被同时接收,在我毕业之后发表在同一期杂志上,占了30多页。所以在答辩的时候我说我这几年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在整个博士学习过程中这个螺旋的直径很大,而螺距却很小。
我也很惊喜我的论文会入选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我发表文章的刊物档次并不很突出,和很多其他博士论文比起来,我在这方面不占任何优势。我只能说我的论文做得比较细致,比较系统,比较像一篇完整的博士论文。我也看过一些别的博士论文,做的课题比较多,每个课题也能发很不错的文章,这样的博士论文和我的不是一种风格的。其实,要不是我知道我博士毕业没问题了,我可能也不会在这个课题上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期间最重要的是我的导师黄先生给了我充分的鼓励和自由,并替我抵挡了一些来自外部的压力。在我课题进展不顺利的时候(这种不顺利的时间还很长),她给予我最大的宽容和帮助,使我可以坚持下去。说到这里,我还是很感谢大家国家的评审机制的。说实话申请的时候我是完全不抱希翼的,当时我正在国外,表格什么的都是黄先生帮我弄的,我只是填了最新的简历,再签了名就完了。我的入选证明了一件事,至少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的评选不是完全看你发表文章的刊物档次和数量,它还是会看你的博士论文的真实质量的。
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我个人认为如果仅根据文章发表在哪里来判断文章的优劣,就像根据一个人穿的服装品牌来判断这个人的人品一样,都是不靠谱的事。也许从统计规律表明,穿高档服装的人大多素质比较高,但不代表每个穿名牌的人素质都高。有报导说研究表明,高水平的文章只占发表在高档期刊中的文章的四分之一或更少,这些文章贡献了绝大多数的引用和更重要的科学意义,而绝大多数文章(四分之三或更多)都是在拖后腿的。
关于成功的秘诀,我认为基础训练很重要,在北大这些年的训练对我的影响很大,但真正最关键的,是要善于发现问题,也就是说真正重要的科学研究是问题驱动的,而不是兴趣驱动,或是金钱驱动的,这也是我在多年的学习过程中通过不断的失败而慢慢感悟出来的。国内现在很多研究课题都是金钱驱动,也就是哪里有经费就去哪里研究;而同时还有许多宣传经常在谈兴趣驱动,说你要研究你感兴趣的东西,但你看这么成功的例子实际上很少。其实真正成功的大科学家大都是基于问题来确定研究方向的,你发现了哪里有重要的问题就在那里研究,而不仅仅是凭你的兴趣,因为兴趣是会改变的,过几天你发现你的兴趣改变了,或者你原来以为自己对这个感兴趣,过段时间才发现其实自己对这个根本不感兴趣,那怎么办,那就会变来变去,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我觉得真正好的科研应该是这样的:通过调查发现某个问题可能很有意义,解决了它能推动某个领域的发展,或者能解决别的什么问题,我一定要想办法,用我的常识来解决它,这可能才是更有效的科研之道。
跟着钱走或兴趣走,这样就容易不断改变研究方向,而导致不容易把问题研究得深入,但不否认这样也可以发好多文章,因为钱多的地方,或者大家兴趣所在的地方是容易发文章的,但从长远来看,你也许不能把任何一个问题做完美。
做科研有时候像做生意。生意人在推出新产品时总会做市场调研确定推出什么样的产品,市场如何,有哪些企业在做,自己的产品是否能超过他们;同样,在做科研时,要确定一个课题方向就要弄清它的意义何在,有哪些小组在做,做到了什么程度,自己是否能找出现存的问题从而发掘出创新点。
我现在的研究重点集中在基础物质科学与实用工程器件的交汇点。一方面致力于合成具有特定功能的先进材料,并探求隐藏在功能背后的物理化学特性;另一方面推进各种新型材料在实用型器件,特别是微型化器件上的应用。目前的具体研究包括以下三个领域:大规模集成微流芯片及其在材料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中的应用;非传统微纳加工技术及器件制备;集成光学芯片与器件,以及面向化学与生命科学的微纳光电子器件。
关于中美两国研究生培养的异同,我的看法不见得准确,因为我在美国工作过的两个学校都是私立学校,我不是很清楚了解公立学校的情形,我以加州理工为例吧。加州理工在全世界常被认为是一所“天才学校”,学校很小,本科生八百多人,研究生1200多人,教授大约600人左右。可是从本科生的水平来讲,根据我的观察和接触,他们的平均水平和大家的北大、清华这些学校的本科生平均水平差不多,他们最聪明的也和咱们最聪明的差不多,较差的也和咱们较差的差不多。他们研究生的水平比大家高,这是客观事实,因为大家很多的尖子生就到了那里,但我还是不觉得有数量级的差别。大家的研究做得不如他们的最主要原因并不在于仪器和经费,而是大家不如他们勤奋,这里面既有学生自己的原因,也有大家没有教他们勤奋的因素。大家的学生平均来说不如他们的学生勤奋,大家的许多教授也不见得和他们的教授一样勤奋。国内不少实验室的仪器比很多国外著名实验室都先进,拿我所在的实验室来说,那里简直就是一个仪器博物馆,五十年代的仪器很常见,但利用这些并非最先进的仪器,一样做出了优秀的成果。加州理工的本科生平均每天睡觉时间都很短,常常只有5、6个小时,研究生很多睡觉时间也不超过6、7小时。有一次我所在实验室的一个研究生跟我抱怨说自己又开始偷懒了,因为已经连着三天睡觉超过7小时了。如果一个人在八点以后去实验室上班,就一定要花费不少时间来找一个停车位,有时只能等哪个熬完通宵的人早上回去才能等到稍微近一点的车位。所谓的“笨鸟先飞”其实是种错误的说法,因为这给很多人带来的错觉是只有“笨鸟”才要早起,好像聪明的鸟儿就可以不那么勤奋而得到同样的成绩。
至于制度方面的因素,那就是大家的课程设置并不十分合理。大家很多研究生上的课比美国研究生多,课时多,学分多,但是上了下来,不少课程完全没用。要么是课程内容太浅,完全不是研究生的课,要么老师不认真要求,或者要求了,又不认真监督。
所以你做得没人家出色,不是你不如人家聪明,而是你不如人家勤奋。美国很多学校的学生都是很勤奋的,而且越是聪明的学生越勤奋。大家这里好像相反,你用5个小时做完功课,我用两个小时就做完了,多出来的3个小时做什么?不是去学点别的,而是去玩游戏。你这样怎么超过别人?
我原来做过很多的学生工作,曾担任化学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学院团委副书记、北京大学学生科学技术协会主席等职,虽然对科研好像没有什么用处,但它对学会和人交往还是很有帮助的。现在做科研工作得学会把你的工作表述出来,而不是一个人在那里埋头钻研(数学可能例外,呵呵),你必须让大家理解你工作的内容和意义才能得到更多的帮助。所以与人沟通很重要。
我算不上成功,到目前为止,我只能算是一个比较合格的学生。真正的成功,应该是我在自己的研究方向上取得突破吧。套用发哥的台词:“成功?我才刚上路呢!”
 
(编辑:钟爱民,根据黄岩谊口述整理)

 

关于大家 | About Us | 网站概况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钱柜娱乐平台钱柜娱乐官方网站发展中心(全国钱柜娱乐官方网站数据中心)     技术支撑: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